第438章 他不对劲(1 / 1)

“殿下!”

情急之下,沈月华的声音里也透着焦急:“小心!”

“我自是跟你在一起的,以前你便要推开我,现在你还要再推开我吗!”

那一瞬,这番话几乎都没有经过思考,脑子里这样想了,便这样顺口就说了出来。

话一出口,沈月华瞬间就觉得有些不妥。

但如今,却顾不得了。

杀招就在眼前,便是暗卫们,也不可能给他们撑开一个完全密不透风的保护伞。

说着,沈月华反手夺过冲杀过来的一个护卫的长剑,再弯腰,翻身利落的一踹,直接一脚踏在了那人的胸口。

那护卫还不等站起来,就被后面冲过来的人践踏在了地上,生死不知。

能掠出这府邸的院墙近在咫尺,然而这些护卫就像是怎么杀也杀不完似得。

沈月华虽然不能动用内力,但有暗卫们护着,扑杀到他们面前的护卫还算少,她的剑术还能勉力支撑。

不过,时间一长,莫说暗卫们顶不住,就连她也顶不住了。

身侧有幽香拂面,是萧玉宸拉住了她的左手。

他掌心温暖却有力,好几次带着她避开了杀招,替她缓解了不少压力。

只是这时候,眼看着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耗尽,暗卫们手上的动作也明显不如之前那般敏捷。

已经有些杀红了眼的萧玉峰忍不住咒骂道:“怎么还不来?”

沈月华正想着,他口中说的是谁,却听院墙外突然轰隆一声闷雷炸响。

那原本高高的围墙,突然间炸裂开来,带起了漫天粉尘,便是连火把灯笼都照不进半点儿光亮。

“就是现在,冲出去!”

萧玉峰眼前一亮,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萧玉宸和沈月华,带头趁着那灰尘避天的时候,朝着刚刚被炸开的墙角冲了过去。

“走。”

沈月华只觉得掌心一热,还不等她提起步子,萧玉宸已经拉起了她的手,带着她一路朝着萧玉峰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恰巧又赶上乌云蔽月,眼前迷雾一片。

沈月华原就是路痴,辨不得方向,此时只能由着萧玉宸带着她一路往前跑。

身后是如潮水般涌来的追兵,身前是生死未卜的前路,而身边有他,便是生死一瞬,她好像也不怕了。

原本那颗忐忑惴惴的心,在感受到他掌心温暖的一瞬,她突然间有了勇气和力量,就好似无论什么事情,哪怕天塌下来,她也不惧。

就这样,不知道跑了多久,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。

等姣姣圆月穿过云层,再一次洒了遍地清辉的时候,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院子。

萧玉峰率先翻身进了院子,抬手叩开了房门。

萧玉宸带着沈月华紧随其后。

有一驼背老妪打开了房门,一见是萧玉峰,二话没说,直接引了他们一行人进去。

这里应该是萧玉峰所说的安全的藏身点。

外面看起来平平无奇,进去之后沈月华才发现别有洞天,竟然是一条密道连着一条密道,最后才来到了一处有着小天井的小院子里。

才关上后门,萧玉峰一把丢掉了手中的长剑,没有半点儿形象可言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道:“可累死我了,还以为今天要交代在这里呢。”

这一路逃亡,沈月华也浑身乏力,但安全之后,她第一时间看向了身后的初一以及跟随着她的暗卫们。

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初一垂眸道:“主子放心,大家都还活着,只有十四和十七受了重伤,但性命应是无碍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沈月华这才放下心来。

虽然是她的暗卫,但他们是阿爹亲自为她培养的,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。

最重要的是,自她懂事的时候起,他们就守在她身边,即使名为主仆,但相处久了,当然也有感情在。

沈月华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出事。

“快带他们去处理伤口。”

吩咐完这句话之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的沈月华,也才反应过来,她和萧玉宸的手还交握在了一处。

自逃亡这一路,他都紧紧的拉着她的手,沈月华都已经适应了他掌心的温度。

以至于,她都忘了这一点。

如今,反应过来的沈月华只觉得脸颊滚烫无比,再加上之前在那灵柩之前的种种,此时她根本就不敢去看萧玉宸的神色,更不好意思对上他的眸子。

她动了动手腕,才要将手从他掌心中挣脱出来,却突然间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。

一开始,沈月华没有多想,她垂眸匆匆扫了一眼自己身上。

她还好,除了被自己掐得胳膊在用力的时候,疼得厉害,倒是没有别处地方有伤口。

只是……

从院墙那边突围出来的时候,她就觉得掌心黏糊糊的。

她以为是紧张之下出的汗,再加上这一路她只顾着被萧玉宸带着逃命,没有多想,如今有了这片刻喘息的功夫,她才发现有些不对劲。

是这血腥味。

暗卫们得了她的吩咐已经各自寻了地方去疗伤了,而那股萦绕在她鼻息间的血腥味却并未散去分毫。

沈月华下意识抬起那只黏糊糊的左手来,借着从屋子里透出来的光,她才看见,她掌心一片殷红,哪里是汗水,分明是粘稠的血!

而这只手,并不是她用剑的手。

她在厮杀中,这只手几乎没有碰到过那些侍卫。

所以,这些血既不是自己的,也不是那些护卫的,那是从哪儿来的?

是……萧玉宸??

沈月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是哪里不对劲。

萧玉宸这半天竟然都一声不吭不说,便是站在她身边,也没有半点儿动静。

这念头才冒出来,还不等确定,沈月华就只觉得浑身冰冷一片。

她忙不迭的转头看向身边的萧玉宸,这一看之下,才发现,他的面色竟然苍白如纸。

而之前拉着沈月华的那只手,还在不住的往下流着血水。

不仅是手上,借着那摇曳的灯影,沈月华才看清楚,他胸前的衣襟也在已经被鲜血浸透。

他受伤了?

是什么时候的事!

她之前只顾着羞涩,不好意思去对上他的眉眼,谁曾想竟忽略了他的状态。